丁嫣律師
武漢離婚律師,武漢婚姻家庭律師,遺產繼承律師,房產分割,子女撫養,
15927423984
咨詢時間:09:00-21:59 服務地區

民法典中婚姻家庭編概述

作者:丁嫣律師時間:2021年05月23日分類:法學論文瀏覽:1次


 在“以人為本”“符合國情”“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”的立法思想指導下,《民法典》婚姻家庭編立法遵循“體例科學、結構嚴謹、規范合理、內容協調一致”的法典化要求,兼顧法律規范的穩定性和法律調整的變遷性,既完成了對體系和傳統的合理回歸,又展現了與時俱進的革新理念。對此,中國人民大學民商事法律科學中心研究員申晨在《民法典婚姻家庭編的回歸與革新》一文中從四個核心視角出發,對婚姻家庭編的編纂思路進行分析考察,并通過具體的條文修訂內容以及立法過程中的爭議變動,展示婚姻家庭編的立法進步與特色。

一、體系回歸帶來的法律適用改進

(一)基本原則體系的重構

《民法典》婚姻家庭編幾乎完整保留了《婚姻法》的基本原則,確認了婚姻家庭編基本原則相對于總則編基本原則的獨立性。這一立法選擇有其合理性:一方面,婚姻家庭法律關系的調整確有其不同于市場法制的特色,故其難以被總則的基本原則體系統領;另一方面,原《婚姻法》的基本原則體系,在司法實踐中明顯有著填補漏洞、提供價值衡量依據的作用,也不應該被放棄。

(二)身份法律行為規則的整合

婚姻家庭編中身份法律行為的規則適用體系可分為三個層次:首先,婚姻家庭編中明確規定的規則,是相關身份法律行為的當然依據。其次,總則編基于其統領性,其關于民事法律行為的一般規定,在不與前述婚姻家庭編規定沖突的前提下,基于體系解釋應當適用于身份法律行為。最后,由于身份法律行為的復雜性,總則的一般性規定仍可能無法全面涵蓋法律適用需求,此時基于應然要件和后果的一致性,身份法律行為可以參照適用合同編的規定。

(三)非民事法律規則的刪減

在民法典編纂中,借助對民事法律體系的回歸,婚姻家庭編刪除了如原《婚姻法》第21條的“禁止溺嬰”、第43條至第45條對家庭暴力、遺棄、重婚的公法救濟等內容,進一步完成了法律體系的科學化,客觀上也減輕了法官和執法者的找法負擔。


二、重新受到重視的家庭法律結構

從《婚姻法》到《民法典》婚姻家庭編,“家庭”二字的增加,暗含了立法者對家庭法律結構重新予以重視的思路。

(一)提出了家庭法律關系的倡導價值

《民法典》第1043條新增了“家庭應當樹立優良家風,弘揚家庭美德,重視家庭文明建設”的規定。其規范意義在于:第一,與其他婚姻家庭編基本原則一道,完善該編的內在價值體系,彌補原立法對家庭的價值構建不足;第二,在社會實踐中,提倡和引導當事人按照該條的規范內容從事行為,促進家庭法律關系的穩定與和諧;第三,在法律適用中,雖然不能直接以法律原則的形態對具體價值判斷進行衡量適用,但可以作為對部分法律要件,間接起到填補法律漏洞的作用。

(二)明確了近親屬和家庭成員的范圍

相比于《婚姻法》,《民法典》第1045條新增了三款內容,首先明確了親屬的范圍,即“包括配偶、血親和姻親”;同時,將近親屬的范圍限定在配偶、三代直系血親和二代旁系血親的范圍;在此基礎上,第3款進一步明確了共同生活的近親屬為家庭成員。公婆與兒媳、岳父母與女婿間并不存在近親屬關系,但其可以依據第1050條約定成為彼此的家庭成員。

(三)強化了家庭關系的“國家認可”標準

《民法典》婚姻家庭編的編纂思路,進一步體現了對家庭關系的“國家認可”標準的強化。第一,《民法典》婚姻家庭編第1073條增加規定了親子關系的確認否認之訴。第二,未規定非婚同居、同性伴侶等類婚姻關系的法律調整。第三,未承認事實收養。


三、與時俱進的夫妻財產規則革新

(一)夫妻債務認定規則

《民法典》第1064條實際確立了三條夫妻債務認定規則。第1款前半段規定的夫妻共債共簽,體現了意思自治的法理。第1款后半段規定,一方以個人名義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負債務,為夫妻共同債務,這是日常家事代理權法理的延伸。第2款規定,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超出日常家庭生活需要,且債權人能夠證明用于夫妻共同生活、共同經營的債務,為夫妻共同債務。總體上看,該規則可以視為原“用途論”規則的延伸,是通過債務用途的結果性質,部分擴大了債務人的自己責任范圍,以平衡債權人對夫妻內部關系的獲悉障礙,適當保障債權人的信賴利益。

(二)婚內夫妻財產分割規則

《婚姻法解釋三》第4條根據司法實踐經驗,規定了兩種夫妻一方可以在婚內請求分割共同財產的情形,其一是“一方隱藏、轉移、變賣、毀損、揮霍夫妻共同財產或者偽造夫妻共同債務”,其二是“一方負有法定扶養義務的人患重大疾病需要醫治,另一方不同意支付相關醫療費用”。就前者情形,夫妻的共同財產利益基礎已經喪失,一方迫切需要隔離財產以保障自身合法權益;就后者情形,反映的則是家庭核心化后,夫妻對于各自負擔的養老義務可能存在利益不一致,賦予法定的財產分割請求權是維護家庭倫理的必然要求。《民法典》第1066條將上述規則予以吸收,從而彌補了既存的法律漏洞。當然,上述兩種情形是否完全涵蓋了現實中婚內夫妻財產分割的需求,似有疑問。

(三)日常家事代理權規則

《民法典》第1060條對《婚姻法解釋一》第17條中已有的日常家事代理規則進行了進一步完善,明確規定一方實施的日常家事行為“對夫妻雙方發生效力,但是夫妻一方與相對人另有約定的除外”,同時規定“夫妻之間對一方可以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范圍的限制,不得對抗善意相對人”。由此,夫妻一方從事日常家事行為,將具有默示代理另一方的效果,且可以產生表見代理的效果。

(四)家務勞動補償規則

盡管《婚姻法》第40條規定了家務勞動補償條款,但該條設置了夫妻事先約定財產歸各自所有的前提,而實踐中這種情況極為少見。《民法典》第1088條沒有規定家務勞動補償的適用前提,而是規定了夫妻一方只要“因撫育子女、照料老年人、協助另一方工作等負擔較多義務”,即可向對方請求補償。

(五)夫妻財產類型的擴充

《民法典》第1062條對夫妻財產的類型進行了擴充,增加了“其他勞務報酬”和“投資收益”的規定。這一修訂,讓立法更貼近社會現實,防止出現夫妻財產法調整范圍的解釋困境。


四、完善以人為本的婚姻退出機制

(一)婚姻無效和可撤銷規則

第一,將疾病婚姻由無效婚姻調整為可撤銷婚姻。此種調整具有如下立法效果:首先,重大疾病患者具有了享受法律認可的夫妻關系的可能;其次,疾病婚姻相對方的個人意志獲得了尊重;再次,國家干預的手段與防治疾病婚姻危害的目的更加符合了比例原則;最后,從無效婚姻的剛性干預到可撤銷婚姻的柔性干預,立法達成了婚姻退出機制的“疏堵平衡”。

第二,增加了重大疾病婚前告知義務。在解釋上,該規則還應作如下理解:其一,疾病婚姻的撤銷,以疾病發生在婚前為前提,婚后發生的疾病不屬于婚姻可撤銷事由。其二,當事人履行或不履行告知義務,相對方均享有撤銷權,只不過撤銷權期間的起算點不同:若履行告知義務,則一年期間立即起算;若不履行告知義務,一年期間自相對方知道或應當知道之日起算。

第三,調整了脅迫婚姻撤銷期間的起算點至“脅迫行為終止之日”。

第四,增加了婚姻無效或撤銷的損害賠償。

(二)離婚登記冷靜期規則

《民法典》第1077條規定,婚姻雙方向登記機關提交離婚申請后,并不直接發生離婚效力,而是需30日后再次親自到登記機關申請,方能實現離婚。離婚登記冷靜期的正當性在于,通過國家公權力的適當干預,為當事人在離婚決策中實現實質理性層面的利益最大化,提供相應的條件。一個月的冷靜期間,也并未過分限制當事人的離婚意愿,具有手段和目的間的合比例性。

(三)二次離婚訴訟規則

《民法典》第1079條第5款規定,經人民法院判決不準離婚后,雙方又分居滿一年,一方再次提起離婚訴訟的,應當準予離婚。該款明確以“分居一年”作為二次訴訟中夫妻感情破裂的標準,疏通了此類婚姻的退出渠道,也避免了訴訟程序的冗余。


五、結語

《民法典》婚姻家庭編的編纂思路可以概括為:以兼顧回歸與革新為立法目標,以審慎與平衡為方法論指導。在具體內容層面,婚姻家庭編對家庭結構、夫妻財產關系等內容進行了與時俱進的反映,理順了部分法律關系中國家、家庭、個人之間的聯系與界限,并在局部采納了實踐經驗的有益總結,形成了一些具有特色的規范和制度。

文章來源與網絡,如有侵權,請聯系刪除。

丁嫣律師 已認證
  • 15927423984
  • 湖北尊而光律師事務所
咨詢律師
  • 入駐華律

    8年 (優于64.45%的律師)

  • 用戶采納

    164次 (優于98.78%的律師)

  • 用戶點贊

    127次 (優于99%的律師)

  • 平臺積分

    96538分 (優于99.71%的律師)

  • 響應時間

    3小時內

  • 投稿文章

    33篇 (優于98.69%的律師)

版權所有:丁嫣律師
技術支持:華律網蜀ICP備11014096號-1 個人網站總訪問量:958131 昨日訪問量:792

華律網提示:本頁面內容信息由律師本人發布并對信息的真實性及合法性負責,如您對信息真實性及合法性有質疑,請向華律網反饋 有害信息舉報

速度与激情9-速度与激情9在线观看